?

笨重超脱代表什么肖: 流媒體制勝論:原創內容向上,版權內容向下

標簽: 原創版權內容 來源:壹娛觀察作者:大娛樂家2019-05-22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香港2019年生肖表图片 www.akugh.icu 愛奇藝在9周歲的時候遇到了迪士尼設下的一個“小坎”。

愛奇藝在9周歲的時候遇到了迪士尼設下的一個“小坎”。

就在《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以下簡稱《復聯4》)正在全球熱映之時,國內三大流媒體平臺之一的愛奇藝卻突然出現了漫威作品全部下線的問題,這意味著作為愛奇藝的付費會員,再看完《復聯4》后,想在愛奇藝上繼續重溫一下整個“復聯”系列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愛奇藝APP搜索《復聯3》,顯示其他平臺播放

根據愛奇藝官方客服的回應稱,下架漫威系列、加勒比海盜系列以及《冰雪奇緣》等迪士尼旗下作品是因為這些內容在4月底時版權就已到期。

而發生在愛奇藝平臺上的這類情況,其實是每一家流媒體平臺都難以避免的,尤其是身處2019年這個流媒體行業風起云涌的時間節點。

放眼全球,最為人熟知的流媒體巨頭Netflix以及追趕者Hulu也都面臨著版權內容到期的問題。一方面在流媒體初創階段通過大量購買版權內容是必經之路,而另一方面版權擁有方始終處于優勢地位很大程度上又促使流媒體平臺不得不痛下決定發展原創內容。

Netflix被逼轉型:

從版權內容網絡服務商到原創內容影視大亨

雖然目前在全球已經擁有近1.5億訂閱用戶,且“Netflix原創內容”也已經成為了該片平臺的一面旗幟,但最初Netflix從DVD訂閱租賃轉型線上流媒體時依賴的仍是好萊塢傳統制片廠以及有線電視臺的版權內容。在2008年,Netflix宣布與美國有線電視公司Starz建立合作關系,后者為Netflix用戶提供了2500余部電影和電視節目的訪問權限。

在早期Netflix與Starz的合作無疑是一種雙贏。前者利用傳統版權內容不斷吸引用戶訂閱,使得流媒體業務快速發展;而對后者來說這種版權售賣幾乎是最輕松的營收來源。不過隨著Netflix的體量不斷壯大,與其合作的版權方以及影視工作室也開始不滿最初的過于低價的版權售賣協議。2012年在4年合同到期之后,Starz取消了與Netflix的許可協議,這導致數以千計的電影在一夜之間從Netflix的流媒體服務中消失。這大概是Netflix在前流媒體時代遭遇的第一次重大版權內容“損失”,而恰恰也是因為Starz的這一舉動,直接觸發之后Netflix在原創內容方面的高歌猛進。

回頭去看,2013年3月份上線的《紙牌屋》標志著Netflix逐漸以原創內容作為自己拓展市場的主要手段的開始,從劇集切入,“Netflix原創”基本涵蓋了包括劇集、電影、紀錄片、真人秀、脫口秀等各個影視內容品類。短短五年時間,Netflix就將內容創作的資金投入提高到了百億美元的水準,并且在艾美獎、奧斯卡以及歐洲三大電影節都有所斬獲。這也讓Netflix再次完成了轉型,從一家提供服務的硅谷科技公司搖身一變成為了掌控從創意、制作到發行全產業鏈的影視巨頭。

純粹以用戶訂閱費作為營收來源的Netflix也開始在廣告模式大行其道的互聯網時代建立其了獨有的商業模式并保持著正向循環:他們制作的內容越多,吸引的用戶就越多,這反過來又導致收入增加,這意味著在持續增長的良性循環中為原始內容提供更多資金。在去年Netflix的市值一度超越如日中天的迪士尼,短暫躍居為世界上總市值最高的影視娛樂公司。

Netflix的圍剿者們:

拿起原創內容各建山頭

不依賴廣告、一次性放出全部劇集以及原創電影不進院線等激進且高調的策略無疑讓Netflix四面樹敵,但作為一家被整個行業視為“攪局者”的公司時,競爭的火藥味也漸濃。

2017年8月,迪士尼宣布將陸續結束與Netflix的版權合作并計劃推出自己的流媒體服務,“自己做”——始終是平臺方和內容方一直心心念念的三個字。作為平臺方的Netflix不斷的自己做內容,而作為內容方的迪士尼則選擇了要自己建平臺。而除了迪士尼,要“自己做”的內容方還包括了被AT&T收購的華納傳媒以及康卡斯特旗下的NBC環球,而賣不動iPhone的蘋果則要平地起高樓——既做服務也自制內容。

也是從那時開始,作為內容分發渠道之一的流媒體平臺與版權方之間越發劍拔弩張,以迪士尼為首的好萊塢傳統制片廠無法再放任Netflix將自家內容作為吸引用戶的手段。盡管Netflix等流媒體一向對平臺收視率諱莫如深,但根據第三方調研機構Jumpshot的數據顯示,Netflix上美國本土收視率前十的劇集作品里僅有兩部是Netflix原創內容,排在前兩位則是經典情景喜劇《辦公室》和《老友記》,而Netflix為了將后者在平臺上多留一年不得不付給了華納傳媒1億美元。

隨著NBC環球和華納都要自建流媒體平臺,不論是《辦公室》還是《老友記》勢必都將“回家”。對于美國本土用戶來說,經典老劇始終充滿吸引力,這也是流媒體競相爭奪的主戰場。2015年,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劇集”的《宋飛正傳》就被Hulu以單集超過100萬美元、總金額高達1.8億美元的價格收入麾下。

除了NBC環球、華納和迪士尼這些巨頭,就連有線電視臺CW也打算逐漸減少與Netflix的合作。在近日CW的一個劇集發布活動上,CW主席Mark Pedowitz提到2019-2020年度他們的新劇將不會像過去那樣在播出后同步上線Netflix平臺,其中就包括了今年秋季將會播出的DC宇宙劇集《蝙蝠女》以及另外兩部新劇。這顯然也有CW與華納傳媒緊密合作關系的緣故,同時由于制作方紛繁復雜的關系相互交織,CW旗下的不同劇集今后也將會在不同的流媒體平臺上線。

Netflix對Disney+們的反擊:

合作IP設限,“瘋狂速度”推原創自制

在這種近乎赤身肉搏的環境下,Netflix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反擊的。面對迪士尼的步步緊逼,今年年初Netflix直接砍掉了所有與漫威工作室合作的劇集,除了之前就已經宣布不再續訂的《夜魔俠》、《盧克·凱奇》和《鐵拳》,包括《懲罰者》以及最終季尚未播出的《杰西卡·瓊斯》都將不會再有下一季,加上2017年曾推出過一季的《捍衛者聯盟》,相當于Netflix是一口氣放棄6部漫威系列劇集。

在當時的聲明中Netfix依然客套的感謝了“與漫威碩果累累的 5 年合作”,但漫威電視部主管Jeph Loeb的回應就顯得更加直接和充滿火藥味——“我們的網絡合作伙伴可能下了決定,他們不想繼續講述這些偉大角色的故事了,但你知道漫威遠不止那些內容,一切都還將繼續?!?

就在迪士尼正式宣布今年將會上線Disney+平臺之后,Netflix顯然不愿再為他人做嫁衣。在與迪士尼的合作中,Netflix既需要向迪士尼支付版權使用費,又不能擁有漫威角色IP,在創作權上還要受到漫威電視工作室的制約。

在迪士尼不斷從Netflix上撤下內容之時,Netflix也選擇了盡量減少對漫威IP的依賴。根據Variety報道,Netflix甚至還留了一手,雙方在早前的合同中曾達成一致——漫威劇集宇宙中的這些角色在被取消后至少兩年不能在非Netflix出品中現身,這就意味著這些IP起碼短時間內不會出現在Disney+平臺上。

也正是由于不斷遭遇版權內容的挫折,使得Netflix幾乎是以“瘋狂”的速度在推出原創內容,進入2019年幾乎每周Netflix都至少會上線一部全新原創劇集、電影、紀錄片或綜藝,Netflix基本上是用燒錢快速擴充原創內容庫的方法來應對明年即將到來的眾多版權到期的窘境。

相對于不斷加大原創內容投入的國際流媒體巨頭,國內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主要的內容成本依然集中在版權采購上。據相關數據顯示,去年優酷版權預算為300億元,騰訊視頻250億元,根據愛奇藝最新的財報,其2019年第一季度的內容成本為53億元。

在自制內容尚不足以支撐起內容庫的情況下,國內巨頭們的內容版權成本高企問題短時間內很難有解決方案,而更大的問題依然是前述提到受制于人的困境。隨著版權方自建平臺這一更高層級的競爭格局即將到來,未來很可能會出現花錢也買不到版權內容的階段,到那時再想著“燒錢”做內容恐怕為時已晚。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香港2019年生肖表图片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免费 炸金花棋牌游戏 河内一分彩计划软件 内蒙古时时跨度走势图 买双色球的技巧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双面盘彩票台 快3单双大小害人 后二组选复式8码技巧 前一玩法技巧 北京pk10技巧规律破解 11选5任选八稳赚投注技巧 澳洲幸运8分钟开奖 精选3肖主3码 捕鱼赚钱一天5000 不倒翁对冲的投注法